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女警

作者:admin人气:442来源:

女警(上)

(1)

林颖拿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走在c市的大街上。这里是一个热带繁华的海滨城市,街上行人熙熙攘攘的从她身边走过,马路上虽然车辆很多,但却各行其道秩序井然。

「想着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林颖身上的手机再次响起。

「喂!」林颖接听了电话。

「你听着,现在你立即到热浪海滨浴场,你只有7分钟。」「喂!」林颖还想说话,电话一下子挂断了。

「陈队,目标让我到热浪海滨浴场。」林颖短促的说完,她疾步走到了路边,招手拦截路上的出租车。

林颖是c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刑警。她这次办的案子是城建公司的老板杨培国漂亮二女儿扬帆的绑架案。当时正好大学刚刚放假,扬帆在回家的路上遭人绑架的,绑匪向杨培国索要20万,而且要她的姐姐扬璇把钱送到。

由于时间紧急,让扬璇送钱危险性极大。正好漂亮的女警官林颖和扬璇很像,在化妆师精心的化妆下,林颖摇身一变成了扬璇。

林颖这次行动,动用了队里的十几个小伙子,总指挥是队长陈风。她带的黑色公文包里除了装着林培国的20万,还有警方特意安装的无线电追踪器。

林颖坐上了出租车,一路上很顺,到达海滨浴场时只用了6分半钟。

「想着你、爱着你就像……」林颖接听了电话。

「现在你进入海滨浴场,不要存包,到女更衣室32号房间去,那里的12号衣柜没有锁,里面有衣柜的钥匙和你的泳衣,换好衣服带着钱到海边的b79号凉棚下面等着,自会有人和你联络的,记住除了你身上的泳衣和你装钱的皮包什么多不许带,要不你妹妹救完了。」那个声音低低的,冷静得让人恐怖。

「好的。」林颖装作无奈的回答。

「队长,在海边浴场b79号凉棚。」

「知道了!记住不要打草惊蛇,一定要确认身份才能抓捕!」「明白了队长。」林颖的微型对讲机藏得很巧妙,她把机器固定在内衣的胸前,只用一根细线连到了耳际。她最后又用她乌黑的秀美长发把耳机和线巧妙的盖住了。

林颖走进了海滨浴场的更衣室,由于是女更衣室她的战友没有跟进来,她来到了32号房间,里面空无一人。

现在是淡季,由于天气太热旅游者还都没有来到。房间的一侧靠墙有十几个衣柜,林颖走到了12号柜,她打开衣柜里面放着一把钥匙和一小包泳衣。

天哪!是三点式,林颖从小到大从来没有穿过如此暴露的衣服,她拿着泳衣犹豫了一下,为了救人,为了让罪犯绳之于法,她毅然的脱下了衣服。

黄色的比基尼泳装非常的小,乳罩只能盖住她丰满乳房的一小部分,泳装得泳裤也很小,几乎和丁字库相差无几。这样的装束怎能带对讲机呢?可她的皮包里面装满了钱,又没有地方放了。

「队长,我无法带对讲机了,怎么办?」林颖向队长求援。

「我知道了,我派小张和小李跟着你,有事和他们联络。」「好的。」林颖穿着泳装坐在凉棚的大伞下,这里没有她要找的人,侦察员小张和小李在不远处悄悄的向这里看。

林颖感觉面上有些发烧,平时她在队里从不穿暴露的衣服,就连裙子也都长过了膝盖,可今天她却穿着这样的衣服展示在同事面前,心里真不是滋味。

「请问,你是扬璇小姐吗?」

「啊!」林颖一下子从羞却中醒悟,「啊!我……我是。」「噢,太好了,这是一位姓朱先生送你的,请您签字。」林颖不觉得一愣,她看见一个风度翩翩的小伙子手里拿着一束鲜花,和一个礼品包装的纸盒子。

她没想到罪犯竟然如此狡猾,她无奈的签了字接过鲜花和纸盒子,她看见标签上有一行小字:「时间就是生命,听话才是保障,爱你急速匆匆。」看了标签,林颖不觉得皱了一下眉,这是盒子里想起了音乐:「想着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音乐让她心里一惊,她慌忙打开盒子,盒子里装着一部和她刚才使用的一摸一样手机,她打开手机。

「喂!你怎么还没到?」

「我这不到了吗?」听到电话里的说话,林颖警觉的向四外张望。

「听着,现在拿着盒子里到钥匙到5号更衣室,打开8号柜子,里面有你要穿的衣服,」电话里的声音急促强硬起来,「你穿好衣服立即从后门出来,那里有辆黑色汽车。你开车到柳树大街的十字路口,那里有个电话亭。你只有5分钟,我的电话5分钟后响30秒,如果晚了就不用来了。还有你出门时不要惊动任何人,我会一直盯着你的!」电话无情的挂断了,林颖心急如焚,她缓缓的站起,她不想罪犯的同伙看她不守规定。

林颖赤足走进了更衣室,一进门她就飞快的跑了起来。她来不及联系小张和小李了。要知道从这里到柳树大街怎么也要5分钟,罪犯没有给她一点富裕时间。

她先跑到了32号房间,用钥匙打开12号柜,里面有她的对讲机。

可当柜门打开的时候,林颖一下子傻了,只见里面空空如也,没有任何东西,她的衣服和对讲机都不翼而飞了。

怎么办?自己可能暴露了,那还去不去呢?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她急忙拿起刚送过来的电话拨打队长的手机,可是无论她怎么拨电话也没有反应,电话的拨号键盘被破坏了。林颖真想把这破手机扔到地上。

救人要紧!林颖银牙紧咬转身飞快的跑了出去。

在5号房间里,林颖从8号柜里找到了一件薄如蝉翼的连衣裙,一个皮乳罩,和一个皮内裤,衣服上面还有一张字条,「你必须穿着这种东西来,否则后果自负。」看着透明的连衣裙,她知道大街上的人可以从老远就能认出她穿的内衣,而且现在就是她不穿也没有别的内衣代替了。

她先拿起了黑色的皮质乳罩,她迅速的戴上,在扣乳罩的背带时她发现这是一把锁扣,如果没有钥匙是无法打开的。她犹豫了一下就「咔!」的一声锁住了背带。

忽然她感到乳房被无数的软刺刺痛了。乳罩里有东西,她想打开可是锁把乳罩牢牢地锁住了。

没有时间了,她忍着强烈的痛痒,拿起了皮质内裤。妈呀!这是什么?只见皮质内裤里有两根粗大的阳具挺立着,这……这可怎么穿啊?

林颖想着被绑架的扬帆,想着等候她消息的队长,她又咬了咬牙。

她把腿伸进内裤,慢慢的提到下体,她慢慢的把假阳具塞进自己的小穴,然后是肛门。最后锁上了腰上的锁扣。她觉得自己的下身胀得难受,每走一步都会带来极大的痛苦,她胡乱的穿上连衣裙,从衣柜里拿了车钥匙,艰难的向后门跑去,她没有时间了。

她的车开得飞快,每一次刹车肛门都会带来快感,她真怕自己把持不住车子。
她好容易来到十字路口,电话铃还在响着,她激动的停开了车,打开车门跳了出去,她跑到电话亭时已经满头大汗了。

「喂……」林颖几乎快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怎么这么慢?」

「我……」

「好了把箱子扔到路边的垃圾桶里,立即到天华酒店2015房来救人吧!
要是晚了别怪我不守信用。「

林颖虽然身体累得快虚脱了,下体和乳房的兴奋让她不能自持,但她心里高兴,因为皮箱里的追踪器还在,她的队友很快就能赶到这里,只要对方取钱就可以拿获他。

她拖着痛苦的身体,上了汽车向酒店开去。

她一进大堂,径直的一瘸一拐向电梯走去,前台的一个服务小姐关切的问,「小姐要帮忙吗?」「不用!」林颖在众目睽睽下穿着透明的裙子和皮质内衣走上了电梯。

这是一个24层的酒店,林颖站在观览电梯里,下面街道的情景一目了然,这时她看见一辆垃圾车正在清理她投放箱子的地方。难道罪犯是清洁工?她现在没有电话没法通知队长,对了,饭店客房了有电话。

林颖好容易下了电梯,她拖着不灵变的腿跑向了2015室,她刚一打开门冲进屋里,就看见扬帆赤身裸体的跪在床上,她双手被捆在背后,乳房和上身捆满了绳子,嘴堵着内裤,眼睛上带着眼罩。

「扬帆。」林颖叫着跑了过去,这时突然从门口的卫生间钻出一个大汉,他关上了房门向屋里走来,林颖回头想对大汉攻击,可自己的体下猛然传来一阵强烈的震动,震动伴随着麻丝丝的电流,林颖再也支持不住了,她一下子倒在地上。

……

(2)

朦胧中林颖慢慢的清醒过来,黑暗中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的摆动。
「嘣!」林颖感觉身体好像猛烈的摔到了什么地方。「先生你的两个箱子给您装上车了。」「谢谢您的小费。」

难道自己在箱子里?林颖的眼前一片漆黑,她用力的伸展了一下身体。她没能动弹,她的浑身被绳子捆得很紧,她想喊人可是她只能从鼻子里发出微弱的「呜呜」声。在这喧闹的马路上,有隔着厚厚的皮箱,她的声音根本没人听到。

「啪!」车后的行李箱后盖扣上的声音,不一会儿车子发动了,林颖感觉自己陷入了绑架着的魔爪,她很难有获救的机会了。想到这儿,坚强的女警流泪了。

……

陈风本来再海滨浴场外,等待林颖的消息,但林颖却没有出来。

「头儿。追踪器显示,林颖带着钱从浴场后门跑了。」小李的话语让陈风大吃一惊。

「头儿,林颖她会不会和……」

「胡说八道!我相信她,她一定有什么特殊情况。你们立即去追。」「是!头儿。」陈风立即指挥着十几个刑警在沿途接应,自己也坐上了一辆汽车向指示地追去。

「头儿,追踪器显示,林颖在一辆垃圾车里。要不要行动?」「找到人质了吗?」「还没有。」

「继续追踪,不要暴露身份。」

「是!」

陈风和几名刑警的车交替着追踪着垃圾车的动向,可垃圾车好像不紧不慢,上面的两个小伙子沿途在马路上回收着垃圾箱。陈风一直没见到林颖,怎么回事?

她在哪?

陈风感到事情有些不妙,他的鼻子好像嗅出了问题:「各小组主意,立即行动,逮捕垃圾车上的男子。」一声令下,四五辆小轿车挂上了警灯,从马路的四外开了过来,顷刻间围住了垃圾车。两个工人看着警车有些发傻,几个便衣刑警不由分说把二人按倒在地扣上了手铐。

「怎么回事?」

「你们是谁?」

两个清洁工在惊慌的大喊。

小李向他们亮出了证件:「我们是警察,你们被捕了。」「为什么要抓我们?我们怎么了?」陈风开车赶到了现场,他看了看被逮的两个清洁工问道:「送钱的女人呢?」「什么女人?」清洁工一脸的茫然。

陈风让小李打开了追踪器:「搜!」

时间不大,小李从满车的垃圾里找到了皮箱,可是林颖却没了踪影。

一种不想的预感袭上了陈风的心头,林颖出事了。

……

林颖在箱子里昏昏沉沉的睡着了,她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又被人提了起来。
乳房上的刺痛,和下身的肿胀依然刺激着她,她的嘴里不自主的呻吟了几声。
提箱子的人似乎听到了她的呻吟,但却没有说话。林颖听到了开门声,箱子被提到了屋里,然后被一下子仍在了地上。强了的震动再次让林颖的下体和乳房感到疼痛,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人抓,更没有想到会着让人如此摆布,她不知道绑架分子会如何处置她,她开始有些害怕了。

箱子被打开了,林颖听到了声音,但她看不见,她的眼睛被蒙上了。她紧张的呜呜大叫,但那人好像对她的鸣叫毫不在意。她感觉那人把她抱出了箱子,她想挣扎可是手被紧紧的捆在背后,双脚的脚踝被绑在大腿上,她的挣扎只是双膝在空中无力的摇摆。

林颖被狠狠的让到了床上,她停止了鸣叫,那样做毫无疑义。她的心此时紧张的提到了嗓子眼,她用鼻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胸部紧张的象要爆炸。直到现在她才感觉身上的凉意,她的连衣裙一定是在她昏迷的时候被脱掉了。

周围好像忽然安静了下来,除了林颖的粗粗的喘气声听不到别的声音,林颖好像产生了一种幻觉,她好像在做一个噩梦,一个没有可怕的醒来的噩梦,她真想尽快结束它。

猛然她被人抓住了大腿,「呜……」林颖被突如其来的一击吓得大叫,她的全身都在不自然的颤抖。在挣扎中她被人三下两下拉到了近前,一个大号的耳机忽然套在了她的耳朵上,耳机外面的皮罩盖住了她的整个耳轮,她顿时陷入了一片宁静当中,她的叫喊也变得遥远了。

「宝贝!别紧张。」耳机里传来一个不男不女的声音,听到了声音林颖的紧张心顿时被浇上了一盆冷水,她的头脑顿时清醒了。她是个警察不是个普通的女孩儿,她不能害怕她要逃出去,还要完成任务。

她静下了心,她听出对方的声音经过了电子伪装。这个罪犯是一个高智商、高科技罪犯,他们当时忽视了这一点。

这时,她感到一只手在抚摸她平滑娇嫩的胸腹,那首贪婪的揉捏着她的肌肤,好像那是一团案板上的面。

要在平时她男朋友这样的揉摸她,她会感到无比的幸福和兴奋。可此时她却觉得难受,她知道自己的一切反抗全是徒劳的,她现在只得任其为所欲为了。

「呜……呜……」林颖又被迫的叫喊了,那人的另一只手在隔着她的皮乳罩揉捏她的乳房,那尖尖的皮刺再次刺痛了她的乳房,不过这次在疼痛中她却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兴奋。她疼痛中的叫喊夹杂了不由自主的喘息。

「女警花,舒服吧?我很快还会让你更舒服的。」林颖不知道他还要对她做什么,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这样的让人随心所欲的玩弄,她简直不能忍受,她痛苦,她恐惧,她的眼泪不知什么时候沾湿了蒙眼的眼罩。

……

陈风搜查了整个海滨浴场。他们在32号房间的第36号柜子里找到了林颖的所以衣服和对讲机。

据林颖的通话她的衣服应该在12号衣柜,可现在却到了32号,这说明罪犯一定有一个同谋而且是个女的,她早就躲在了海滨浴场的更衣室里,在林颖换完衣服后将它的衣服转移,然后离开。

经过询问浴场的管理人员,陈风他们知道当天来这里的有个有二百多人,在林颖进来前后的人也有四十多个,所以,管理人员并没有提供什么有价值的材料。

犯罪分子很狡猾,他们选择海滨浴场这样人多的娱乐场所看来早有计划。
富家女扬帆依然没有消息,现在又失踪了自己的女警,陈风真是焦头烂额。
他下命手下继续查找林颖的下落。自己就悻悻的回到了警局。

……

林颖无力的躺在床上,她依然被反剪着双手牢牢地捆着,双脚脚掌立在床上,叉着双腿拱起双膝,下身的贞节带被取下,黑色的阴毛下一片血红。

由于过渡的挣扎,她的双手和双脚都火辣辣的疼。那讨厌的多刺的皮乳罩依然折磨着她,不同的是皮乳罩的双峰顶端开启了小窗口,她被玩得又红又肿乳头伸到了外面。那麻麻的几乎失去知觉的下体依然隐隐作痛,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刚才的哭喊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

她把被人奸污了,她甚至不知道奸污者的模样和声音。她只能依稀的记得饭店里的那个男人,他的头上掩着帽子,眼睛上带着墨镜,脸上遮着口罩,一件黑色的大风衣几乎盖住了他身体所有部分,就连他的脚上也穿着装修用的鞋套。

对方是早有预谋,他也绝不会在她的身体上留下精液,林颖的心里沉重的想着。她想到了自己的男友,法医学院高材生,他们俩一起进入的警局。两年了,他们交往两年了,男友还没有摸过她的小穴,可今天她却被一个不知模样的人奸污了。

林颖现在是欲哭无泪,她静静的躺着,她失去了所有反抗的意识。她现在从一个女警,一个可以不顾生去死制伏罪犯的女警,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无法自卫、任人凌辱的女人。

她现在觉得自己无脸去见自己的同事,无脸去见自己的男友。更无法去面对等待她消息的被绑架者的父母。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废人,真想就这样静静的死去。

这时脚步声响起,她又被那个男人抱了起来。她没有出声,浑身松软,象个没有生命的肉乎乎的洋娃娃。

她任人用纸巾擦去她下体的淫水和血迹,那人擦拭时还故意的挑逗着她的小穴,她只是不由自主的哼了几声,就在也没有别的反映了。

「你怎么不出声?」那个不男不女的声音又在耳机里回响,男人掏出了她嘴里的东西,那可能是布一类的东西,她口中的唾液已经被吸干了,她无力的错了错下颚,她的舌头又干又涩的转不过弯来。

「你现在可以喊人救你,也许你的运气会格外的好。」那个声音让她恶心,她知道这个地方可能是一个偏僻的地方,她不想白费力气。

「你怎么不喊呢?我想听听你的声音。」

林颖没有理他,她不愿意为他浪费体力。她的乳头一阵剧烈的疼痛,伴随着就是乳房痒痒的刺痛。她的乳头被男人再次的用力揪起,狠狠的好像要把它捏碎。

林颖只是在眼罩后面皱了皱眉头,她依然一声不吭。

(3)

「呵!你都成案板上的肉了,还蛮硬的,我到要看看你能硬到什么程度?」林颖被一下子仍到了床上。

虽然她表现得十分倔强,但内心非常紧张,毕竟她现在没有任何防御能力,就是几岁的孩子也能对她随心所欲的折磨。

很快那个男人又来了,她被人抱起,一跟冰冷粗大的铁棒插入她的小穴。
「啊!」那涨裂的巨大痛让她不由自主的叫了一下。但自己的这一叫声让她感到了羞耻,她要自己更坚强血,她紧咬住嘴唇强忍着不再吭声。

「嘿嘿……好样的。」那个让她心寒的声音冷笑了一声。

林颖感到自己被那人放到了一张桌子上。桌子似乎还有点不稳。

由于她的大腿和小腿被绑在一起,在桌子上她只能蹲着。那人在她小穴下的铁棒上股弄着什么,那的身体下面轻微的摆动让她难受。

很快,铁棒不动了。那个人从她的身后取下了她那让她受尽折磨的带刺的乳罩。
「美女警官,很快你就会老老实实的听话了。哈哈……」她的乳房被那人肆意的玩弄着。

林颖只是皱了皱眉头,虽然一阵阵快感从乳头传来,她的乳头在充血,但她没有吭声。

「吱扭……吱扭……」林颖的耳旁传来了金属磨擦的声音,忽然她的小穴被金属棒顶了一下。

「嗯!」林颖痛苦的把脚跟一抬。

随后,金属棒又向上一顶,林颖的脚跟再往上抬,随着「吱扭」的声音,金属棒不断的抬高,一直把林颖的身体慢慢的顶了起来,直到林颖的脚尖几乎撑不住身体了才停了下来。

「哈哈……」那个听不出男女的声音冷笑了。他使劲的揪扯林颖的乳头,林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倾,可是下身的小穴却阻碍了她的姿势。小穴的痛苦使她全身无力,她的脚尖失去了力量。

「啊!」再次的强烈疼痛让她叫出声来。她的体重完全压在自己的小穴上,这样的撕裂的疼痛是她浑身颤抖。

那人放手后,林颖好不容易才用脚尖找到了桌面,她此时的双脚的脚趾已经突突的抖动了。

那个男人好像暂时放过了她,她的脚尖努力的支撑着,她不想不让那可怕的铁棒再次折磨她的阴道了。

林颖支撑了好一会儿,她的身上已经见汗了,她依然紧咬着牙。

脚步声又从屋外响起,那人好像还推着一个小车。

那人走到了林颖面前停下脚步,「现在睁眼看看吧小宝贝,看看这是谁?」随着那人的话语,有人「啊」的一声,好象是被人取下了塞口物。

「她?我不认识。」林颖听着这个声音,她依然无法辨认男女,可是这个声音,明显的比刚才的声音要细得多。林颖知道这都是自己的耳机作怪,罪犯是为了隐藏他的声音。

「小宝贝,我告诉你。」刚才的男人又说话了:「她是来救你的女警。」「她是警察?」原来这个说话的人是扬帆,林颖这时才意识到。

「不可能,警察是不会被你抓起来的。你是个流氓。是个恶棍。你一定会被警察抓起来枪毙的。」扬帆的声音显得非常激动,林颖听得心如倒绞,她后悔自己的莽撞,她没有不但能救出这可爱的女孩儿,还搭上了自己。

「哼!小王八蛋!你还敢骂我?好!我先不跟你计较。要知道我说的是不是实话,你可以自己去问问她?」听了罪犯这话林颖的心一下子变得沉重了,没想到这个罪犯竟然拿自己来打击这个孩子的意志,她的心难受极了。

「不可能!」扬帆的声音带出了哭腔,「好姐姐告诉我,你不是警察,你是被她骗来得对吧?」林颖紧咬着嘴唇不说话,她只在鼻子里「嗯」了一声。她感到自己不配当一个警察。

「你看,大姐姐都不承认自己是警察,你这个流氓还在骗我。」「不承认?」那个男人的声音十分冷酷。

「好,我先让她转两圈。」

随着话语林颖的一只胳膊抓住了,她被男人强行了拽着臂膀以阴道里的铁棒为轴转了起来。

「嗯……嗯……」林颖紧咬着牙,阴道里被铁棒磨的她难受,她那本来就累的酸疼的脚趾早就不听了使唤。林颖拼命的挪动这双脚,她的膝盖也随着用力的摆动。

林颖的阴道被塞的满满的,阴道的尽头被铁棒顶的生疼,全身的重量几乎都被这里承担了,她使劲的扭动着身体,一阵阵刺激的快感和痛苦交织着传遍了全身。

「住手!你不准折磨大姐姐。」扬帆的话语又从耳边响起,但林颖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下体,她几乎没有听到。

没转上三圈,她的阴道就发热了,那麻丝丝的疼痛让她的汗水流颊背,她涌出的淫水虽然被棍被堵在了里面,但从铁棒的边缘还是流出来不少。

「啊!」林颖终于受不了了,这样的折磨让她不堪忍受,「混蛋!恶魔!你杀了我吧!」林颖「呜呜」哭了,她的意志已经到达了最低点。

「哈哈……」你终于说话了,说话中那个男人的手依然没有停止扯动,「快,告诉扬帆你的身份,要详细具体,不然我就让你在这里转上一万圈。」「呜呜……求你,求你停下来,我……我说……」林颖泣不成声,她再也没有力气了。

「快说!」那个男人停下了转动林颖,可却没有拿掉她阴道的铁棒。

「我是警察……」

「接着说!」

「我是c市刑警大队重案组一处的警官,我叫林颖,我得警号30xxxxx.」说完这些,林颖低下了头,她痛恨自己,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叛徒,她在也没脸见自己的战友和朋友们了。

「听见了吗?小姑娘?」

「大姐姐,你真的是刑警?」扬帆难以控制的哭声,传进了林颖的耳朵。
林颖垂着脑袋,无力的点点头。

「不!不可能……」扬帆的哭声大作,她激动得歇斯底里了。

……

警局里案情分析会正在进行,公安局长肖林主持着会议。

「这次你们虽然作了周密的部署,但却低估了罪犯。没有考虑到意外事件的发生。」警局里刑警们都低着脑袋,陈风也象泄了气的皮球没有说话。

「通过这次事件,说明你们对高智商罪犯的认识不足,过于相信自己以往的经验。现在你们说说吧,分析一下案情,看看都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局长的话引起了众人的反思,陈风也思索着这次事件自己究竟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我先说,」小李最先打破了寂静,「我觉得这次案件最大的蹊跷就是,林颖的失踪。当时,我和小张在海滨浴场策应林颖,她当时接到了一束鲜花和礼盒,后来礼盒里的电话响了,她接到了电话就走了,临走只看了我们一眼,示意我们在外面等候,可她却从后门走了,我觉得这很可疑。」「小李,你不能随便怀疑同志。你……」陈风的后半句话被局长制止了。

「小李说得不错,这里面是有蹊跷,小李我想听听你的想法。」局长鼓励着小李。

「我觉得林颖可能是和罪犯一伙的,要不也是被收买了。不然怎么会不按照计划从前门出来而从后门溜走呢?因为她知道后门离前门很远,等我们就是赶到后门也追不到她。」「小李!」陈风又一次训斥小李。

肖局长点了点头,「这只是一种看法,我们姑且不必考虑它的对错。现在说下面的问题。」「我说,」姜春林探长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我觉得林颖从后门离开浴场可能是有无法解释的理由,因为我们搜查海滨浴场的更衣室发现,林颖的衣服还在更衣室里,它被人换了柜子,可林颖是穿什么走的呢?后门没有公交车站,出租车也很少,可在追踪器上看她应该是坐汽车走的……」「不错,」陈风接过了话题:「罪犯一定还有一个同谋,而且是个女的,她在林颖换衣服后,她用事先配好的钥匙打开了林颖的柜子,把她的衣服换了柜子,同时给林颖指定的衣服,摆脱她有可能的窃听器。结果,罪犯的同伙发现了的枪和对讲机。断定了她是警察然后给罪犯打了电话,最后偷走了她的手枪。」「至于林颖是坐汽车走的,可能是事先准备的,或是有人开车来接她,她也是迫不得已上的车。」警局里大家听着陈风分析,肖局长不住的点头。

「如果我推断的不错,罪犯一定是知道了林颖的身份后,改变了计划,决定放弃那笔钱,所以才让林颖把钱扔到进了垃圾箱。我想林颖没有通知我们,可能是罪犯规定了她时间,她顾不上联系我们就去送钱了,至于她本人,可能落到了犯罪分子的手里。」听到这里,大家都沉默了下来。

肖局长又开口了:「林颖是一个大活人,又不是一件东西,她的失踪总会有一些蛛丝马迹。你们觉得要查林颖的线索应该从哪里开始?」「我觉得还是应该再查查海滨浴场,看看那天的游客情况。」陈风顿了顿道:

「第二条线索是调查那辆垃圾车当日经过的路线,看看周围有没有目击者。」「第三是那周围的大饭店,如果罪犯要私自交易,在大饭店比较容易,所以我想在那里也许会找到一些线索。」「嗯,还有什么补充意见?」

「我说。」

「局长,能不能再给我们派几个女干警,上次的失手就是缺少女干警的配合才出的问题。」「哈哈……女干警?我到哪里给你找女干警去?」「不过,省里倒是新毕业了几个女学员都没有办过案子,你要吗?」「啊?那,那算了吧。」

「不过你提的要求到不无道理,要不我向省厅请示,分配两个学员来,然后我在从后勤里调一个办公室人员配合你们。」「办公室人员?」

「你别小瞧她哦,她以前也当过刑警,办过几个案子,后来因为结婚才调进办公室。这次我在把她借调出来。你们看怎么样?」「好吧!只有这样了。」……

案情分析会结束了。侦察员们开始了多方面的调查。

「报告!」队长办公室的门外一个女警的声音打破了陈风的沉思。

「进来。」

三个女警英姿焕发的走了进来。

「报告队长,我是宋红,今年31岁是刚从后勤办公室借调过来的。」「队长,我叫沈丹,今年22岁,刚从警校毕业。」「报告队长,我叫陆婷,今年22岁,与沈丹是同班同学,现在前来向您报到。」「好。」陈风抬头看着这三个身材婀娜女警。宋红虽然31岁但依然风韵犹存,美丽端庄。沈丹和陆婷还都是满脸稚嫩、朝气蓬勃的女孩儿。沈丹显得很文静清醇秀美,陆婷却是青春年少、争艳夺芳。

「请坐。」陈风向三个女警指了指靠墙的沙发,三个女警齐刷刷的坐下,看着她们的素质,陈风暗自点头:「你们可能听说了,上次行动我们损失了一个女警员,现在还是生死不明。」「原因就是我们没有女警和她配合,以至于让她孤身冒险。」陈风说到这儿,用眼睛偷偷的扫了女警们一眼,可女警们没有一个表现出胆却的神情:「据我们分析,这次的罪犯不是一个,至少还有一个女性同谋,你们的任务是配合男警,找到那个女人,迅速侦破此案。」「是!」

「记住,你们的任务是侦察和监视,没有命令不得擅自行动,不得私自缉捕罪犯。」「是!」

……

(4)

第三天过去了,陈风的小组的调查有了一点儿线索,天华酒店有服务员看见了林颖,当时她穿着透明的连衣裙和皮质内衣,服务员觉得非常奇怪,以为是性变态者,可是她们并没有向公安局报案。

「这就对了。」陈风听了汇报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罪犯是靠扬帆作诱饵,骗林颖穿着他指定的服装来到酒店,然后再把她制伏,最后再偷偷的带出酒店。」「队长,那我们为什么不查一下,都有谁带着林颖离开酒店的呢?」小李的急迫的问道。

「如果你是罪犯,你会带着一个女警官大模大样的走出饭店吗?他一定用麻醉药一类的手段把林颖谜晕,再把她装到一个不被人察觉的物品里带走。」「那……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抓不到他了?」「别急!罪犯还没有拿到钱,他还会和我们联系的。」陈风此时正容的对队员们道:「下次行动,我们要周密布防,不能再让罪犯给跑了。」「是!」队员们听了陈风的话情绪高涨了起来。

「队长!110总部打来电话,说慧隆大厦有人安放了炸弹。在一个直径一米多的大铁盒子里,估计炸药当量非常大。」沈丹从外面跑进来向陈风报告。

「什么?」陈风的脑袋瓮的一下,毕竟这样恶性的案件c市还是第一次。
「快通知排弹组。宋红通知局长,陆婷通知当地分局、派出所协助维持现场秩序,全体队员跟我立即出发。」慧隆大厦处在北城的一个闹市区的十字路口,这里车来人往十分热闹。

当陈风他们赶到时,地方分局的刑警已经赶到了,这里的大街200米外已经设立了隔离带,往常热闹的大街空无一人,只有离大厦50米外的警车在闪着红蓝交替的警灯。

没有多一会儿,排弹组和宋红及另两个女警都到了,宋红急切地向陈风报告:
「肖局突然有急事赶到省里去了,市长决定,这次行动由你来指挥。」「我?」「对!你!」

陈风很快的点点头。

两个排弹人员穿着沉重的防护服,和几个设备技师跑到了陈风的身边。
「老陈,我听说了,这次由你来全权指挥。」说话的是王桐,省里新来的拆弹专家。

「我有什么?」陈风苦涩的摇摇头。

陈风把事情简单的向王桐作了说明,最后的握住王桐的手:「老兄这次都靠你了。

「放心。」王桐松开了手,戴上手套,把头盔上的防弹玻璃罩扣在脸上,使劲的向陈风点了一下头。

王桐带着副手背着工具箱飞快的向大厦里跑去。

「队长,杨培国的家里打来电话,说绑匪要在一个小时内让杨璇把20万送到兴业广场门前。现在几经过去了15分钟。」姜春林急促的向陈风报告。

「什么?」陈风听了不禁的一皱眉,怎么会这么巧?难道这是连环计?
「队长怎么办啊?」

「别急,让我想想。」

「队长,要不让杨璇去吧。我们几个跟着她,暗中保护。」「不行,林颖这样的专业警官都中了计。我们不能让百姓保险。」陈风思考片刻道:「让宋红、沈丹和陆婷上。」「队长那怎么行?,宋红是文职警官,沈丹和陆婷才刚毕业还是学员啊。」「比起平民来,至少她们也是受过训练的警察。好了,不必多说了,就这样吧!沈丹代替杨璇,让她带上帽子墨镜和帽子不要让人认出来,宋红和陆婷作策应,你们几个在外围保护。我想有宋红在,不会有太大问题。这次你们不能再有半点闪失了,要不你就别来见我。」「是,队长。」姜春林点了点头,转身跑去联络其他警员了。

……

王桐带着助手崔杨跑进了大厦,沿途他们开启了探测器察看周围的环境。
很快他们来到了一楼大厅的水泥柱的墙脚,那个大铁盒子摆在墙角一动不动,王桐放慢了脚步,他怕自己的脚步会引发炸弹的起爆器。

王桐最先来到盒子旁边这是一个圆铁皮盒子,盒子的颜色和大厅墙壁的颜色浑然一体,不知情的人还会以为这是大厅建筑的一部分。

王桐看了一下表,现在离威胁者说的爆炸时间还有两个小时。

他蹲下来稳定了一下心情,他处理这类的拆弹工作已经是第五次了,而他本地的副手还是第一次,他知道如果他心情紧张势必会噪声副手的压力,虽然他们都是全副武装,但这也不能够保证他们不会被炸死,毕竟防护服的厚度是有限的。

王桐仔细的观察了这个铁皮盒子,这个铁皮盒子是圆柱形,周围没有任何可疑的东西,也没有任何连接物。封住盒子的是一个顶上的圆盖,圆盖四周有四把小锁,如果不细看,不会发现。

「透视仪。」王桐向崔杨打了个手势,崔杨熟练的从身后的工具箱里拿出微型低辐射x射线透视仪。

这是国际上反恐、拆弹时常用透视设备,它实际上就是一种x射线仪器,但它没有医用透视仪器功率大。

它利用微量的x光线射透薄薄的设备外壳或人的衣物等物品,而不去穿透里面的东西,这样里面的物体就会把x射线反射回来,其形状也就显示在显示器上了。这也就达到了侦察透视的目的。

王桐把透视仪轻轻的贴在贴皮箱子的上盖上,打开了显示器,随着x透视仪器功率的加强,x光慢慢的穿透了铁皮显示了里面的情景。

显示器上显示里面白茫茫一片,遇到这样的情景王桐还是第一次。崔杨也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这也许是第二层盒盖。

王桐又加大了x射线的功率,渐渐的里面的一侧显示出两个圆圆的钢罐,这是什么?

「是瓦斯?」崔杨不由得脱口而出,「不会是毒气弹吧?」听到毒气弹的名字,王桐心里也咯噔一下,但他没有说话,因为里面的景象非常奇怪。本来在x射线的透视下,里面的任何东西都应该是一目了然的呈现出来,但在这里,盒子里却老是雾蒙蒙一片,不能一下子看到盒子底部,难道盒子里装着一种不透明的液体?

随着功率的再次加大,王桐看见了里面出现了一个粗细不均长条状东西,它的长度大约有一米七,最粗地方的直径也三四十厘米,它成s型的模样卷曲在一起。

「这时什么东西?」崔杨看着显示器奇怪的皱起了眉。

「王桐,王桐。」王桐的对讲机里传来的陈风的呼叫。

「什么事?」王桐被突然的呼叫吓了一跳,他用手扶着嘴边对讲机的耳麦问道。
「袭击者刚刚打来电话,说炸弹里面有我们队里的林颖。」「啊?林颖?」「对!你一定要小心啊!无论如何要保住林颖同志的生命。」「好的,陈风。」王桐点头答应着,随后又道:「陈风,如果没有紧急的事不要呼叫我,不要干扰我拆弹。」「好的,明白。」

知道了里面是人,显示器里卷曲的物体也就不觉得奇怪了。他看着显示器,他捉摸着林颖在里面的姿态。

他分析林颖是双膝紧贴在胸前,双脚贴着臀部,头部靠着膝盖侧卧在里面。
至于双手可能捆在背后。

林颖的浑身被包裹了很厚的东西,看不到裸露的部分。她的旁边放置着一些呼吸设备,刚才的那两个钢罐,一个可能是氧气罐,是另一个氮气罐,气罐旁边还有一套电子换气控制系统。

王桐猜想罪犯这样把氧气罐和炸弹放在一起,不仅是为了给林颖提供氧气,也是为了如果炸弹引爆,氧气会增大爆炸的破坏力。

在铁盒子里供氧设备还在正常工作。可炸药在哪里?王桐没有发现任何炸弹或起爆器形状的东西。

王桐又加大了x射线的强度,射线缓缓的射透了包裹林颖身体的东西,他看见赤身裸体的林颖卷曲在里面,她的身上缠满了密密麻麻的细电线,这些电线看来是引爆电路和保安线路,拆弹者必须保护保安电路拆除引爆电路,如果不小心可能就会发生爆炸。

在林颖的身体重要位置,如:心脏、肝脏、两肾、小穴、颈部和各大动脉血管处,都绑着一个微型的定时炸弹,每个炸弹的边上都是引爆器。它们与林颖身上的电线连在一起。

王桐找到了引爆器,他的心里猛地一沉,难道林颖被埋在炸药里?难怪他没有找到炸药,也难怪在x射线透视仪的屏幕里一直都是雾气蒙蒙的。

现在看来,要拆除炸药并不困难,但要保住林颖的命却不容易。

林颖身上的电线都要拆除,他不能碰响任何一个炸弹,因为那些炸弹每一颗都能要了林颖的命。而且王桐在林颖身上看到了一个水银开关,这就是说,拆弹时不能轻易移动林颖的位置。

看到了这些,王桐出汗了,要不是里面有战友,他可以把炸药和引爆器分离后就放弃拆除。要知道拆这样的炸弹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安放炸弹的是一个炸弹专家。

「崔杨你回去吧!这里有我一个人就行了。」王桐想把损失降低到最小,如果一旦爆炸他不想再搭上一个崔杨。

「不,这任务也是我的,我不走。」

「服从命令!」

「不!」

「你再不听命令,我就处分你,调你离开拆弹组!」王桐生气了。

「队长!」

「服从命令。」

「是,队长。」崔杨忽然眼里流出泪水,「您多加小心。」「我知道。」看着崔杨快速离开了大厅,王桐又看了一下表,还有1小时50分钟。

……

(5)

姜春林带着小张、小李和宋红等人带了钱赶到了兴业广场。这是一个大百货商场,每天都是人头涌动。在这里要抓捕一个人确实是件难事。

沈丹头上梳着马尾,戴一个太阳帽,帽檐压得很低,眼睛上戴着一副墨镜,这是她为了行动刚刚在路上买的。商标还没来得急撕下。

她身穿一件半透明的丝绸衬衫,依稀的透出她白色的文胸,她下身一件白色短裙,短裙下,那苗条美丽的双腿招惹来众多男人欣赏的目光。

陆婷躲在离沈丹不远的商店门口,摆弄着那里铜制的雕像,这些雕像吸引了不少来这儿的游客。她故意用披肩长发掩住小半个脸,身上那俏皮的吊带短衣微微的露出一点儿腰部的肌肤,她的牛仔裤把她的纤腿勾画的美丽异常。

宋红则穿这保守的上衣和瘦腿的裤子,她在一个凉棚里喝饮料。

姜春林带着小张、小李等几名刑警,都远远的躲在四周,把守着各个路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进行着,可是罪犯一直没有露面。怎么回事?眼看就要到了约定的时间了。难道罪犯耍诡计不来了?

「嘀嘀铃……」在广场门口沈丹旁边的公共电话亭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沈丹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躲在远处的姜春林。

「探长,我要不要接电话?」沈丹通过带耳麦的对讲机询问姜春林。

姜春林忽然预感到事情有些不妙,他们的行踪可能被发现了,但这已经无法挽回了,他无奈的回答道:「好吧!」沈丹谨慎的走到电话亭前,拿起电话。

「喂!」

「女警,找你们队长说话。」

沈丹听了心里一惊,她连忙捂住了话筒,「探长,罪犯找你接电话。」没想到自己的布置真的被罪犯识破了,他真是不甘心。他走到沈丹的身边,拿起听筒。

「队长啊!我劝你还是不要自作聪明了,你的人我都认出来了,在东边的路口有两个,南边的路口有三个……」罪犯把姜春林手下的男警官一一的指出来了。

姜春林心中一阵惊慌,但他欣慰的是,他的两个女警官没有被发现。

「你到底想怎么样?」

「这正是我要问你的,你要怎么样?是不是想我把扬帆小姐的脑袋寄给啊?」姜春林沉默了。

「告诉你,我再让你一步,如果你要交易成功,让这个女警来送钱也行。只是把你的人都可我撤走,如果我再看见你们跟着她,我就撕票。」「好的。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姜春林不得不妥协道。

「还有,叫你的那个警察小姐交出对讲机,我不想她再和你们有什么联系。
现在叫警察小接听电话,你拿了对讲机立即就走。「姜春林放下电话,对沈丹道:「把对讲机交出来吧!」「探长,我……」姜春林走上近前压低了嗓子说道:「我会派宋红和陆婷跟着你的。」姜春林现在庆幸他有三个的女刑警,要不是这样,他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沈丹交出了对讲机,姜春林带着对讲机离开了沈丹。

沈丹在电话亭前拿起电话。

「警官小姐,现在你看电话机的下面,那里粘着一个电话卡,你把电话卡装到你的手机里,我会用手机和你联系。现在你找辆出租车向南城开。」说完电话挂断了。

沈丹用手悄悄的探寻电话机的下面,她摸到了电话卡,那是用透明胶布刚粘上去的。沈丹把电话卡放进了自己的手机。随后从路边截了一辆出租车。

这时宋红和陆婷也跑到了路口,此时恰巧一辆出租车从马路对面拐弯过来,陆婷伸手拦住了汽车,宋红和陆婷急忙上了车。

「二位小姐去哪?」车里的司机留着胡子,带着一副宽大的太阳镜,悠闲的问着,车上开着收音机播送着当地的交通台。

「跟上前面那辆车。」

「好的。」司机答应着踩下了油门。

沈丹坐在出租车上,电话铃又响了,她接起电话。

「喂!」

「你现在到城郊的红都机械厂去,在厂房等我。」沈丹放下电话,她回头看了看后面,她看见了宋红和陆婷坐在后面的出租车里,心里踏实了不少。她对司机说道:「去红都机械厂。」「什么?小姐你去那里干什么?」「怎么了?」

「红都机械厂早就关章了,现在那里连一个看门的都没有。你到那里去干什么?」「这个你别管,我当然是有事了。」沈丹忽然有了一种自豪感,这是自己第一次执行任务,而且自己还是主角,如果自己亲手抓到了罪犯,队里的战友一定不敢再小瞧她了。

汽车驶进了郊外,来到了一个废弃的工厂,工厂里铺着柏油的马路,马路的两侧已经长出了野草,从这里的规模可以看出,这里曾经有着自己的辉煌。

沈丹付了钱,下了车,她想让司机等她一下,司机满口答应着,可是她刚刚走出30米司机就一踩油门,把车子一拐一溜烟的跑了。

「真是个无赖。」看着远去的司机,沈丹不由得怨骂了一句。

沈丹提着箱子,谨慎的环视了一下四周,工厂里有一座大厂房和一栋办公楼,她在原地站了片刻,可是没有人跟她联系,她也没接到电话。她审视一圈四周,可是怎么也看不出有人的样子。

这时,宋红和陆婷的出租车到了,她们的车没有开进厂大门。宋红亮出了警察证说道:「我们是刑警,今天到这里来办事,你要在这里等我们一下,车钱回来付给你。明白吗?」那个司机看了看警察证紧张的问道:「警察小姐,我在这里会不会有危险啊?」「不会,不过你要是私自跑了,那就说不定了。那样我们会找你的麻烦,知道吗?」「知道,知道。」

「好,把你的驾驶执照给我。」

「小姐,这……」

「快点。」

「好吧!」

司机拿出了驾照,宋红连看也没看就塞进了口袋。「在这里等着我们,别处声。」「好的。」

宋红和陆婷跳下车,跑到了工厂的院门口。

徘徊的沈丹看到了她们,宋红向她打了个手势,让她按照罪犯的命令去做。
宋红二人从身上掏出了64式手枪,打开保险,拉了一下机头,把子弹顶上了膛。

沈丹提着箱子,径直向厂房走去。

厂房很大足有三四层楼高,里面没有灯,只能借着墙上小部分的窗户透过来的阳光依稀的看见里面的环境。

厂房里空空荡荡,只有一堆放的破烂水泥石板和石柱,这里能搬动的铁器都被人搬走了。钢结构的房顶黑漆漆的看不见东西,在厂方的四周有一圈四米多高的二层平台,平台上有吊车控制间,不过上面也都堆满了杂物。

这里能有人吗?沈丹真的表示怀疑。

这时,宋红和陆婷已经悄悄的运动到了厂方的门口。她们十分的谨慎,没有让任何人发现。

「警官小姐,你终于来了。」厂房里的房顶上突然想起了一个听不出男女的声音。

沈丹吓了一跳,这样的地方她看不到罪犯,而且她现在在厂房正中央,是一个天然的靶子。她紧张的握紧了皮箱,右手抚摸着自己的大腿,在那件裙子下面有她的手枪。

「进来吧!」二位警官,别在外面捉迷藏了。

三人听到了这样的话,都不禁大吃一惊,她们的计策被识破了。宋红打开对讲机轻声的呼叫:「老姜我们在城郊红都机械厂,我们被发现了,你们快来支援。

还有通知陈队要他多派些人手,这里太大了,我怕我们人手不够。「「宋红恐怕这次只有我们几个了,陈队在处理广场炸弹案腾不出人手。」「好吧!你们快来吧!越快越好。」说完,宋红站起身向陆婷摆了一下头,二人一先一后的走进厂房。

「宋姐。」沈丹刚才的勇气好像少了不少,她紧张的看着宋红。

宋红知道现在她不能软,要不这两个姑娘就会失去战斗意志。她低声道:
「别怕,我已经做好安排。」

其实宋红心里也没有底,她知道姜春林他们要赶到这里最快也要20分钟。
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他们到来之前稳定住罪犯。

可是她们进来后很久,罪犯再也没有开口。宋红心里纳闷,难道罪犯跑了?
要是这样这次的行动又泡汤了。她一下子把刚才的紧张忘得九霄云外了。
「喂!我们来交货了,你不会不守信用了吧?」「喂!」厂房里响起了宋红的回音,可是还是没有罪犯的声音。

「你在不在啊?」

「你要是不出来,我们就走了。」

「行了,我没走。」那个声音忽然又响了起来,「我想……要和你们做生意,我还真信不过你们。」「呵呵……」宋红笑了,她心里高兴,因为罪犯没有走,她刚才的担心是多余的,不过刚才至少耽误了4分钟,她明白在这里拖的时间越久,局势对她们就越有利。

「行了,我不想废话了,和我做生意就要听我的话。」罪犯的声音显得非常冷酷。

「彭!」突然房顶上的一个聚光灯亮了起来,三个姑娘同时抬头,天哪,原来是扬帆,她刚才在房顶上吊了半天,她们竟然没有察觉到。

只见扬帆赤裸着身体,双手被绳子捆住吊在房顶的钢梁上,堵着嘴蒙着眼,肯能耳朵也被堵了起来,要不她会听见她们的说话,会在房顶上发出声音的。扬帆的双脚也被绳子捆住,绳子上还吊了一块砖头。

「我们已经把钱带来了,你快放人,要不你一个子儿也别想拿走。」宋红显得有些急躁。

「是吗?」那个声音显得更冷酷了,「如果我不要钱了只要扬帆小姐的命呢?」「哼!要她的命,你也得有这样的能耐。」沈丹真是有点气不过了。

「砰!」厂房里想起了一声枪响,只见扬帆脚下的绳子突然断了,那块方砖一下子掉了下来摔成了两半。

「我有这个能力吗?」

如此惊人的枪法,恐怕连陈风也很难做到。三个女人震惊了。

「如果,想她活命,就得按照我的方法交易,我可不想栽到你们手里。」「好吧!你说怎么交易?」「好,首先,把你们的枪和对讲机都扔到地上。」宋红早就想到了这些,罪犯要想逃脱就要断绝她们外界的援助,幸好姜春林他们很快就能赶到了。

宋红很痛快的把枪和对讲机放到了地上。其实在这种情况下,敌暗我明,而且对方的枪法如此出神入化,就是她们有枪也无法取胜,她们会被顷刻间消灭的。

沈丹和陆婷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放下了枪和对讲机。

「好。」那个声音又发号施令了:「你们放下钱,用手铐把双手铐在背后。」「那不行,我们只能交钱,不做其他的。」宋红想和罪犯讨价还价的拖延的时间。

「哼!你别耍聪明了!想三个对付一个?我宁愿不要钱也不会让你们对付我。
哈哈……「那个声冷笑好像是从地狱里发出来的。」我数十秒,如果你们不答应我就开枪,打死杨小姐。「「十」

「九」

「八」

「七」

「六」

「五」

「四」

「三」

「二」

「一」

「好了,好了我们答应你。」宋红在最后的时刻妥协了,她真的希望姜春林马上赶到。

宋红说完,缓缓的拿出手铐。刚要背过手去。

「慢。」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你们要这样的铐手」。

忽然一道聚光灯从二楼的控制间射出,照在墙上的一条白窗帘上。上面是一个男人的影子,他抬起右臂举过头顶,然后把小臂从肩头弯到了身后,另一只手臂从下面背到身后,把小臂在背后向上弯,两只手在背后交汇到了一起。

啊?双手如果这样的一上一下的被铐住,别说和罪犯对抗,就是时间久了都回难受的不得了。宋红回头看了一下两位姑娘,沈丹和陆婷期待着看着她,看到了宋红的目光,她们都用力的点了一下头。

「好,只要你答应放人我们就这样铐起自己。」「当然,我要的是钱,有了钱什么都有了,哈哈……」宋红听着觉得似乎有些道理,于是她二话不说用手铐铐住自己的手腕。

……

当姜春林带人赶到厂房时,他看到厂房顶上亮着一盏聚光灯,聚光灯下是被吊着的全裸的扬帆。

「快,把人放下来。其他人跟我搜。」

刑警们搜遍了整个厂房,可除了扬帆以外,厂房已经空无一人了。

一辆出租车行驶在乡间的马路上,车里开着收音机,播送着当地的交通台。
在出租车的后备箱内,宋红、沈丹和陆婷都被四马倒攒蹄的捆绑着堆放在里面,她们在那狭小的空间里相互的挤压着,放在上面的沈丹压得下面的宋红和陆婷喘不上气来。

宋红和陆婷的裤子被脱掉了,她们的内裤堵住了自己的嘴,外面被封了胶布。
沈丹由于穿的是裙子,所以没有被脱掉,但嘴里也象她们一样被自己的内裤和胶布封住了。

三个人的头上都戴着黑布的头罩,现在她们只能凭借听觉感知外面的世界了,宋红听见车里播放的交通台,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那个出租司机肯定就是罪犯。当时在兴业广场,他一定等在路边监视着她们,当看她们要打车就凑了过来,送她们来到这里。

当然,给沈单打电话的一定是他的同谋,这是一个巧妙的配合。

可怜自己还威胁他不要把车开走,其实他根本就没打算走。

宋红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认清对方的身份,现在想想他带着墨镜,留着胡子一定是化妆,她太大意了,那个司机在她们走后可以通过无线麦克命令沈丹和恐吓自己和陆婷现身。

然后,他就从另一个入口进入厂房,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半天不说话的原因。
可笑,自己还以为对方逃跑了呢。

在罪犯命令她们戴上手铐后,宋红还幻想着等待姜春林的援兵,现在看来对方早就知道援兵的存在。所以才迅速的下楼来,给没有反抗能力的她们带上了头罩。

对于背铐住双手的她们来说,给她们带上头罩就是最好的降服。被那样铐着双手再蒙上眼,她们连逃跑都无法办到。

那个男人还在她们的呼喊和谩骂声中,强行脱掉了她们的裤子,用内裤堵住她们的嘴。她们的双脚也被交叉着捆绑,然后窝到了身后,与手铐的钢链拴在了一起。

在黑暗里的宋红听见,陆婷被人从地上抱起,陆婷拼命的呜呜喊叫,不知道那可恶的罪犯在怎么折磨自己的队友,她心里恨得痒痒的,可她却只能趴在地上听之任之。

随后被抱走的是她,那人提起她双脚连接手铐的绳子,手铐顿时勒进了她的手腕,她的双臂被撕扯的象要掉了一样。

「呜呜……」宋红也痛苦的鸣叫了,在她的身体腾空之后,她的小穴忽然一疼,那人把手指塞了进来。宋婷难受得浑身一颤,那可恶的手指在她的小穴里胡乱骚动,搞得她全身不自然的扭动,可每一次扭动都会让她的双臂更加痛苦,她的手腕很快失去了知觉。

虽然只有短短一分多钟的路程,可下身的折磨和双臂的撕扯的疼痛已经让她精疲力尽了。她被扔进车里时,鼻子在拼命的喘着粗气。

最后被送来的沈丹也是呻吟不止气喘吁吁。

她太大意了,她的大意不仅害了自己,也害了跟她来的两个姑娘,她们刚从学校毕业还没有男朋友。这让自己怎么向她们的父母交待啊?

罪犯是不会放过她们的,她们的一生就这样毁在了自己的手里。此时她掉下了眼泪,现在如果有人用她的一切去换这两个姑娘的得贞操,她也会毫不犹豫。

到了这个时刻宋红想到的仍然不是自己,而是她的战友,可她不知道等待着她们的将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


【完】

148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