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人妻女友 > 正文

杀手阿一

作者:admin人气:388来源:


人物表:

坂本:n集团头目,平时深居简出,为人老谋深算城府极深。

阿一:n集团杀手组头目,由于能力出众和对兄弟讲义气而在n集团内部威信很高,为人干练而冷酷。

二郎:阿一的助手,为人残忍变态,以折磨女人为乐。

老三老四老五:都是阿一出生入死的弟兄,虽然好色贪财但是对阿一忠诚不二。

李先生:坂本的助手,为人阴险毒辣。

春子:m集团女继承人,n集团的死对头

中山:春子的女助手,双性恋者,虐待狂,对春子忠心耿耿。

成田:k集团领导,m集团合作伙伴,不幸成为n集团和m集团竞争的牺牲品。

背景介绍:

日本某地区黑社会势力猖獗,其中最有影响的两个黑社会组织n集团和m集团更是明争暗斗,而在n集团内部也是矛盾重重,首领坂本深居简出,集团主要由助手李先生管理,而阿一由于为集团屡立大功和对兄弟讲义气深受集团中年轻人的拥戴,因而被李先生视为眼中钉,为了铲除异己势力李先生制定了一条一箭双雕的毒计。

***********************************
第一节灭门

日本某地区夜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乡间小别墅,两层楼高,院内种着各种花花草草,墙上则爬满了常青藤,看上去和一般的民宅并没有任何不同,但是里面却是令人触目惊心。

一楼的大厅里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具尸体,每个尸体上都是伤痕累累,地面上、墙壁上到处是血迹,显然是经过一场恶战。而二楼则是另一番景象,在二楼的书房里5、6个男人正围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少妇肆意凌辱着。

少妇35岁左右,容貌十分端庄,身材匀称而丰满皮肤白嫩,一看就可以知道是一个平时养尊处优的贵夫人,但是此时少妇却连妓女都不如的被几个男人奸淫着。

少妇跪在写字台上,肥白的大屁股高高的撅着,一个男人正搂着她的腰从后面大力的抽插着,而另一个男人则站在少妇的身前,粗大的阴茎在少妇的嘴里来回的进出,另外几个男人也围在少妇的身边,有的像挤牛奶一样撸着少妇垂下的一对乳房,有的则在少妇的丰腴的大腿上来回揉捏。

“呜…呜…呜…”少妇在他们野兽般的奸淫下不停的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左右扭动着身体试图摆脱这种侮辱,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挣扎,屋里充满了男人粗重的喘息声、淫笑声和少妇痛苦的呻吟声,疯狂而淫糜。

在另一间房间里,一个40岁上下,一丝不挂的男人被绑在椅子上,一个16岁左右的少女则同样一丝不挂地蜷缩在床上。少女眉清目秀,身材娇小,一对小乳房微微隆起着,下身阴毛也很淡,皮肤光洁,眼神中充满着惊恐。

一个高大的女人在几个手下的簇拥下站在屋子中间,女人身材修长骨感,身上肌肉发达,几乎看不到乳房,但是屁股却十分丰满,大腿更是结实有力。穿着一身黑色的皮衣皮裤,头发锔成红色,脸上线条清晰棱角分明,是个典型的冷美人。

这个女人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是m集团领导人春子的得力助手中山,今晚她就是奉春子的命令来消灭当地另一个拒绝与m集团合作的小黑社会组织k集团的领导人成田。事情进行得很顺利,中山带着十几个手下经过突袭杀死了成田的全部保镖擒住了成田一家,成田夫人正在被几个男手下轮奸着,而成田和他16岁的女儿则被中山带着几个女手下拖进卧室扒光衣服。

“中山小姐,你想怎么对付我都可以,但是请你放过我女儿和妻子。”
“你妻子被我的手下伺候得很舒服呢,你听不到她高潮时的呻吟声吗?至于你的女儿,我是舍不得交给那些不知道怜香惜玉的男人的。”中山笑着对成田说道。走到床前,“小姑娘,爬过来,好好伺候姐姐。”看着小姑娘还没有发育成熟的肉体,中山眼中充满欲火,她是个双性恋者,最喜欢这种清纯的少女类型。
“你这个变态,你这个……”成田知道这个变态的女人竟然要奸淫自己的女儿,愤怒的破口大骂着。“啪、啪”,“闭嘴!”一个女手下狠狠的打了成田两个大耳光,随手将成田的内裤塞进他的嘴里,成田的骂声立刻含混不清起来。
少女顺从的爬到中山的两腿之间,她知道只有完全顺从这个变态的女人才有可能逃过一死。中山在少女小乳房,沾着泪痕的脸颊、薄薄的肩膀上温柔地抚摩着,少女却仍然瑟瑟发抖,看着少女楚楚可怜的样子,中山的淫欲更加旺盛,她脱下皮裤和里面的内裤,将少女的脸按在自己丰密的阴毛丛中,“给我好好的舔舔。”

少女只好伸出舌头,在中山的阴户上轻轻的舔着,少女一心讨好中山,舌尖熟练的拨开中山的大小阴唇,伸进中山的阴道口吸吮着,然后又找到中山的阴蒂吸吮、轻咬着,中山的淫液很快就如同泉涌,“啊…啊…”在少女卖力的口舌服务下中山不停的大声呻吟着,终于她再也忍不住将少女一下压在身下,手指伸进少女的两腿之间,两只手指捏住少女的阴蒂狠狠的揉捏起来。

“啊!”少女疼得大声惨叫,中山却不以为意,继续玩弄着少女的下身,嘴则含住少女小巧的乳头,起初还很温柔,但是很快就变得暴力起来,在少女的乳房上和瘦削的肩头上大口大口的咬了起来,少女疼得浑身乱颤,涕泪横流。而中山却更加的兴奋,一下子把3个手指插进少女的阴道里,大力的抽动着。

少女虽然已经和男朋友偷食了禁果,但毕竟年纪还小,哪里竟经得住中山粗暴的抽插,很快鲜血从阴道口流出,椅子上的成田已经是悲愤异常,双目圆睁,几乎瞪出血来。

“让你尝尝磨豆腐的滋味。”中山淫荡地说着,别开少女的双腿,把自己两片由于纵欲而变得暗红的肥厚的阴唇压在少女流血的阴户上,转动屁股来回的摩擦起来,“小姑娘,忍住,姐姐马上就要到了。”

中山喘着粗气,大幅度的摩擦着,她精于此道,很快就使自己达到了高潮,身体蹦直,仰头挺胸,一口狠狠的咬在女孩娇嫩的乳房上,“啊——”女孩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一股鲜血从前胸喷出,原来刚才中山用力过猛竟将女孩的一个乳头咬了下去。

“你们好好安慰一下这个小妹妹。”中山满足的站起来,对两个女手下说,两个女手下立刻脱光衣服爬到床上,温柔的抚摩着少女的身体,而少女却早已由于强烈的疼痛处于半昏迷状态之中了,细长的大腿只是无意识的抽搐着。

中山走到成田的身前,“刚才你女儿伺候得我很爽,你也不能输给她。”她说着,对另外几个手下使了个眼神,那几个手下立刻走过去先是一顿拳打脚踢,一直打得成田再也无力挣扎为止,然后再解开成田身上的绳子,将成田按到地板上,绑在床腿上,轮流搓着成田的阴茎。

成田虽然悲愤异常根本没有一点性欲,但在女人们的刺激下还是身不由己的勃起了,一个手下立刻用皮套紧紧的绑在成田的阴茎根部。这时中山才走过来,用手指轻轻的弹着成田充血的龟头,连续弹了十几下后才跨坐到成田的腰上,调整好位置只一下就把自己的阴道套在成田的阴茎上,上下套弄起来。

由于阴茎被皮套绑住,成田尽管几次有了射精的感觉但是却难以射出,而中山的呻吟声却越来越大,一次次的在成田身上达到高潮,直到套弄累了才满足的站起来。

“让成田先生也爽一下吧。”

一个手下立刻将皮套摘下去,狠狠的搓动着成田的龟头,突然一股精液喷射而出,由于忍了太长时间,成田足足射了两分钟,浓浓的精液喷满了他的大腿、小腹。

中山走过去,用手指挑起一些精液抹在成田的脸上,然后用成田的内裤擦干净他身上的精液,再次塞进成田的嘴里,成田极力的晃着脑袋试图将沾满自己精液的内裤吐出来,中山冷笑地看着成田的丑态,突然拿过一把小刀对准成田的阴茎根就是一刀。

“嗷——”成田发出野兽般的嚎叫昏死过去。

过了半个小时,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中山带着发泄了兽欲的手下们离开了成田家,只是楼上又多了三具伤痕累累的尸体。

**********************************************************************



第二节阴谋

坂本家书房

阴暗而肃穆,四周都被黑色的窗帘笼罩着,一个60岁左右满头白发的老人坐在宽大的写字桌后面,目光阴郁而沉静。

“老大,李先生来了。”一个保镖进来通报道。

坂本点了点头,那个保镖立刻走了出去,很快,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毕恭毕敬的给坂本鞠了一个躬,“老大。”

坂本并没有抬头,只是开口说道:“听说m集团把成田也消灭了?”

“是的,老大,他们杀了成田一家,然后就吞并了成田的地盘,看起来像是蓄谋已久的。”

“成田怎么得罪他们了?”

“还不是因为他一直和我们合作的缘故,看来m集团是要向我们发难了。”
“那他们倒未必敢,他们不过是想多占地盘罢了。”坂本说道,然后接着问道:“阿一最近怎么样了?”

“阿一最近连立了好几次大功后组织里年轻的弟兄更佩服他了,尤其是二郎他们,现在除了阿一的话他们是谁的话也不听了,而且据说阿一还背着组织私自招募弟兄。”李先生一脸阴险。

“阿一他们的确越来越目无组织了,你有什么办法教育他们一下。”坂本沉思了一会,对李先生说道。

“老大,我倒是有一个一箭双雕的计策,既能削弱m集团,也能教训一下阿一。”李先生凑到坂本身前,压低声音说道。

半个小时以后,李先生带着得意的微笑走出坂本的书房。

“阿一,你不过是一个没脑子的勇夫而已,我一定要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他想到这里,眼中更是露出了凶光。

坂本看着李先生的背影,也露出了笑容,他知道很快春子和阿一都将从地球上消失。

春子屡屡和组织作对固然是死有余辜,而且杀死她还可以使m集团受到一次沉重的打击。

至于阿一,虽然他一直对组织忠心耿耿,屡屡为组织立下大功,但是他在组织内的威信太高了,绝大多数的年轻人都对他极为崇拜,言听计从,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尽管阿一是一个头脑里只有执行任务的杀人机器,但是很难保证有朝一日组织里的阴谋家不会利用阿一的威望来造反,因此只有忍通割爱早点除掉他以避免后患,然后再嫁祸给李先生,使得阿一的手下都站到自己这边来,又可以牵制李先生在组织内的小派别,坂本胸有成竹的计划着。

某酒吧

李先生一个人走进去,只见在角落里五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正在默默的喝酒,中间那个身材最高大皮肤黝黑的就是阿一,而紧挨着阿一的那个就是二郎,皮肤很白,有些娘娘腔的男人。

李先生走到阿一旁边坐下,也叫了一杯酒,开门见山的说道:“老大让你干掉春子。”

“那个m集团的老大?”二郎有些吃惊的问。

“怎么动手?”一直在低头喝酒的阿一慢慢抬起头说道,声音低沉而短促。
“打入m集团内部的线人告诉我春子每个月都要去海滨浴场度假,这周末也会去,而且每次都只带几个保镖而已。”

“那具体在哪里?”

“这个你们只要抓住中山就知道了,她可是春子最信任的人,只要她开口,春子就一定能找到。”李先生顿了一下,笑着接着说道:“这次行动成功后,我会让大哥把西区那家最赚钱的妓院交给你们五兄弟经营,组织上一分钱的抽成也不要。”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样能抓到中山。”二郎听了李先生的许愿立刻兴奋起来。

“今天是周四,你们一定要抓紧,另外大哥特别嘱咐了这件事事关重大,你们只和我保持联络就可以了,这几天就不要再见任何人了,明白吗?”李先生说完站起身走出酒吧,出了酒吧,李先生立刻露出胜利者的笑,因为他知道他的计划已经成功一半了。


第三节拷问

夜色已深。在西区的一个迪斯科里面,少男少女们都狂乱的劲舞着。人群之中,一个一身学生装的少女格外引人注目,少女并不算漂亮,但是十分清纯,一幅含苞待放的样子,在那些妖冶的女人之中格外醒目。这时一个高大的女人走了进来,她就是中山,她可不是来跳舞的,她是来找个姑娘寻欢作乐的。

中山一进迪斯科里就一眼发现了那个少女,一股冲动立刻袭来,她又想起几天前虐奸的那个成田的女儿来,于是她径直走过去,拉住少女,“小姑娘,陪姐姐玩玩可以吗?”

小姑娘一脸茫然,“可是你也是女人。”

“女人和女人一样可以玩。”中山说着掏出一沓钞票,“只要让姐姐高兴,我还给你更多。”

少女看着那沓钞票,犹豫着,终于她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般的说道:“那你再加一倍。”

中山立刻又拿出一沓钞票。

“那你还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说吧。”中山已经是欲火焚身,从少女犹豫的态度可以看出少女显然是个刚出道不久的小妓女,一定没有和女人玩过同性恋。

“必须上我家里,我可从来不去陌生人家里。”

“这个好说。”中山一把搂过少女,毫无忌惮的亲吻起来。

“姐姐你轻点呀…”少女娇声呻吟着。

在离西区不远的一条漆黑的胡同里,中山和那个少女边走边亲吻着,中山把手伸进少女的衬衫里面,狠命揉捏着结实的小乳房,少女则咿咿呀呀的发出娇媚的呻吟声,沉浸于欲火中的中山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死神也正一步步降临到她身上。

阿一和四个兄弟正埋伏在胡同的一角,看见中山和少女依偎着走过来,阿一对手下们使了一个眼色,他们立刻无声无息的凑过去,而此时中山早已失去了一个杀手应该有的警惕。二郎突然举起棒球棒,对准中山的后背就是一棒,中山一声也不吭的倒了下去。

阿一让老二和老三把中山塞进一个麻袋里,扛进停在不远处的一个面包车里面,二郎则走到少女面前,“你做得不错,这是我给你的奖赏。”二郎说着抽出匕首一下子刺进少女的心脏。少女哼了一声,慢慢的倒在血泊中,一双充满疑惑的大眼睛无神的盯着夜空。

阿一他们将面包车一直开到郊外山里的一幢木板房里面,木板房只有两间,孤零零地矗立在茂密的树林之中,四周没有一户人家。

阿一让手下把中山从麻袋里扛了出来,一直扛进里面的一间屋子里,摊开四肢,用结实的牛皮绳绑在屋子中间的一张硬木床上,手脚都牢牢的绑在铁做的床栏上,这时中山终于醒了过来。

中山今晚只穿着黑色的皮上衣和黑色的皮短裤,把两条大腿显得异常结实有力,阿一他们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大哥,先干了她再办正事吧。”二郎一脸淫笑。

阿一并没有回答,二郎知道这就意味着默许了,阿一不是一个很好色的人,虽然他也强奸女人,但那对于他只是一种发泄而已,二郎则不同,他不仅喜欢玩弄女人,更喜欢折磨女人,因此今天拷问这个女人是最适合他的工作了。

二郎走过去,托起中山的下巴,“听说你也喜欢强奸,今天我就让你尝尝被强奸的滋味。”

中山并没有说话,此时她心中充满了悔恨,她只是怪自己不应该这么轻易的就中了n集团的圈套,双眼仇恨的盯着眼前这个猥亵的男人。

二郎掏出一把小刀,不慌不忙的割断中山短裤的皮带,然后从中间将短裤割开,一片黑色的阴毛立刻呈现在他的眼前。

“真是一个淫荡的女人,连内裤也不穿。”二郎嘲笑着,将中山已经被割开的短裤狠狠的撕下来,然后又把中山的上衣向身体两侧大大的拉开,将中山的乳罩推到乳房上面。“戴着乳罩干肯定会更刺激。”二郎淫笑道。

二郎弯下腰,头几乎已经贴到了中山的阴户,双手在中山的阴毛中来回的拨弄着,中山的阴唇非常肥厚,一看就是长期纵欲的结果。

二郎认真的扒开大小阴唇,找到中山的阴蒂轻轻地揉捏起来,另外两只手指则伸进中山的阴道口慢慢的抽动着。由于中山长期进行同性恋活动,因此身体十分敏感,在二郎熟练的挑逗下很快阴道就湿润了起来。二郎得意的站起来,将沾着中山淫水的手指向阿一他们晃了一下,“我们可以开始了,她已经湿了。”
“哈哈哈!”几个男人都爆发出淫荡的笑声。

阿一第一个压到中山身上,将足有15寸的阴茎一下子插进中山的阴道里,毫无技巧的只是前后大幅度上下抽动起来,中山仇恨的盯着这几个男人,她知道轮奸只是她厄运的开始,今晚这五个男人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阿一使劲的在中山的阴道中抽插着,不时发出小腹撞击的啪啪声,很快他拔出阴茎,低吼一声,将精液射在中山平坦的小腹上面。

二郎立刻接过来,他也是一插到底,来回的做着活塞运动,中山仍然不吭一声,像死人一样躺在那里,她知道自己的挣扎只会带给这些男人更大的快感,于是索性一动不动,任二郎折腾。

二郎插了一会,觉得十分无趣,又发现中山正用嘲笑的眼神看着他,不禁怒从胸中起,在中山平坦的乳房上狠狠的咬了一口,中山由于疼痛,下身的肌肉立刻夹紧,结实的肌肉包裹阴茎产生的巨大快感令二郎险些射出来。

二郎露出了笑容,“看我怎么收拾你。”又狠狠的将阴茎插进中山的身体深处,然后又在中山的乳房上咬了一口,中山阴道的肌肉就又一次收紧,“你下面的肌肉一样很发达呢。”

二郎于是就这样每咬一下就抽动一次,足足咬了30几口才拔出早已充血鼓胀欲裂的大鸡吧对准中山已经是鲜血淋漓的乳房。“真他妈爽呀!”二郎狂叫着搓动着包皮,一股股浓精喷射在中山的乳房上,粘稠的精液混着鲜血一直流到木板床上。

老三老四老五也一个个的压在中山的身上,每个人都异常粗暴的蹂躏着中山结实性感的身体,将精液射得中山满头满脸都是,中山却是硬气的很,虽然身上被男人们啃咬得伤痕累累、血迹斑斑,但是始终一声也不吭。

“说吧,周末春子在哪里度假?”二郎手里拿着棒球棒,站在中山的面前,“说出来我们让你死得痛快点。”但是他得到的只是沉默。

二郎冷笑了一下,突然挥起了棒球棒,“卡嚓”中山的胫骨立刻被打断了,中山仍然沉默着。

“你还真能挺。”二郎说着又是一棒,中山右腿的胫骨也被打断了,她一声也不吭的应声昏了过去。

“你们三个把她弄醒,再抽抽她的后背和屁股。”老三他们立刻用冷水将中山泼醒,将她翻过身去,中山后背的肌肉十分厚实,屁股更是结实异常,三个男人轮流用牛皮带抽打着中山的后背和屁股,半个小时过去了,三个男人各打了一百多下,中山的后背和屁股早已是血肉模糊了,但是仍然不吭一声。

二郎走过去,手里多了把锤子,对准中山的手指,依次砸下去,“你要是不说,我就把你的手指一根根砸断。”

十指连心,这次中山再也忍不住了,二郎每砸一次就惨叫一声,“到底说不说?”二郎每砸一下就问一句,但是得到的仍然是沉默,直到十个手指都砸遍了二郎仍然一无所获。

“趁着她身体还毁坏得不太厉害,还可以再玩一次。”二郎疲惫的喘着粗气。

“你们四个玩吧。”阿一已经失去了继续奸淫这个女人的欲望了。

二郎走过去,把一大把盐倒在冷水里,一下子洒在中山的后背上。

“啊——”中山拉着长声惨叫着,又一次昏了过去。

二郎又把中山泼醒,然后把阴茎又一次插进中山的阴道里,慢条斯理的抽动着,中山由于后背和屁股已经皮开肉绽,加上盐水的刺激,因此二郎每动一下伤口就会和木板摩擦一下,浑身火辣辣的疼痛,终于她不停的哼哼起来,嘴里也开始求饶:“你们快点杀死我吧,我不行了。”

二郎却并不理睬,他和三个弟兄换班奸淫着,每个人插100下左右再换另一个,就这样一直过了一个小时四个人才将已经有些神智不清的中山围在中间,将精液一起射在中山的脸上。

“想好了没有,到底说不说?”

“你们快点杀了我吧。”中山仍然坚持着,但是二郎知道她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你们两个继续问她,我歇一会。”二郎对老三和老四说,然后点燃了一支烟,看着老三老四折磨这个女人。

老三用针一下下的刺着中山的乳头,而老四则也点燃了支烟,将烟头一下下的按在中山的腋窝、肋骨和大腿上,中山则只是拼命的惨叫,仍然不肯招供。
老五也走过去,用匕首一刀刀划着中山丰满的大腿,然后又将盐水泼在中山的伤口上,中山的惨叫声音更加凄厉,

等到三个人折腾累了,二郎才又一次走到中山的面前,低下头将中山的阴唇扒开,找到中山的阴蒂,用小刀剥掉上面的包皮,然后用针一下一下的刺着中山的阴蒂,毕竟是女人最脆弱的地方,中山终于崩溃了,“求求你们,立刻杀了我吧,我现在就告诉你们春子小姐住的地方。”

二郎抬起头露出了胜利者骄傲的笑。

“就在海滨别墅区,22号楼。”中山沙哑着嗓子说道。

阿一走过去,用枪顶住中山的额头,“这就是你强奸男人的报应。”二郎在一边幸灾乐祸着,阿一依然毫无表情,一下子扣动了扳机。


**********************************************************************


第四节凌辱

海滨别墅区

阿一带着四个兄弟偷偷的潜进院子里,这是一座两层的小别墅,门口三个彪形大汉正在警惕的巡逻着,阿一和二郎他们都各自拿出弩箭,对准三个大汉射了出去,三个大汉吭都没吭一声就倒在门口的台阶上。阿一等人立刻冲进别墅的大门,两个女人正坐在大厅里手里都拿着枪,但是她们也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同样被弩箭射中抽搐着死在沙发上。

阿一检查了一楼再也没有活着的人后才带着手下来到二楼,看见一间卧室亮着灯便顺着灯光走过去,推开门,只见里面一个30岁左右只穿着一件白色睡衣的女人靠在床头悠闲的看着杂志。

“春子小姐,别来无恙呀?”二郎冷笑着说道。

春子显然一点防备也没有,因为她的行踪除了楼下的保镖就只有中山一个人知道,而中山是绝对不会出卖她的,她不由得惊呆了,一脸疑惑,“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当然是中山小姐告诉我们的。”二郎得意的说道。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春子毕竟是身经百战的人物,很快镇定下来,严肃的问。

“我们老大让我们来教训你一下。”二郎答道。

“你们不要乱来,我的手下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春子威胁道。

不料这句话却激怒了二郎,他过去甩手就给了春子两个耳光,然后一脚将春子踢倒在床上,“他妈的,你现在是我们的俘虏,还摆什么老大的架子。”
春子被打得眼冒金星,嘴角也渗出了鲜血来,她这才知道,今天阿一他们是不会放过自己了。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想提什么条件,我答应你们就是了。”

二郎看着春子白嫩丰满的身体不禁露出了淫笑,“春子小姐,我们是来安慰你的。”他淫亵的说。

春子当然知道二郎这句话的意思,但她现在根本无力反抗,只好明哲保身,无声的脱下自己的睡衣,一对足有36寸的大乳房立刻弹了出来,“春子小姐的可比中山的大多了。”二郎在旁边说道。

春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脱下自己的黑色蕾丝内裤,两腿之间修剪整齐的阴毛和丰腴的大腿、圆润的屁股都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男人的面前。

二郎走过去把春子推倒在床上,然后用春子睡衣的带子将她的两只手绑在床头,“你们三个先让春子小姐热热身。”二郎对老三、老四、老五说道。

三个男人立刻脱光上衣,爬到床上,老三、老四一人握着春子的一个丰满的乳房,轻轻的揉捏起来,用舌尖熟练的吸吮着春子的乳头,而老五则抚摩了一会春子丰腴的大腿后将头埋在春子的两腿之间,用舌头在春子的阴唇阴道口来回的舔着,最后更是把春子的阴蒂含在嘴里吸吮起来。

春子身上最敏感的三个部位都被男人同时的挑逗着很快阵阵快感传来,下身更是淫水泛滥,三个男人玩弄了一会,站了起来,对阿一说道:“大哥,可以正式开始了。”

阿一脱下裤子,双手在春子的乳房上胡乱揉了几下就粗鲁的插进了春子的身体,虽然下身已经得到足够的润滑,春子还是被突如其来的插入疼得哼了一声,阿一却依然大力抽动着,最后就把精液射在春子的肚子上。

春子刚刚缓了口气,阿一却把春子翻过来,将阴茎又从后面插进春子的阴道里,“啊!”春子忍不住叫了一声,阿一却一下下的插向春子的身体深处,很快又将第二次精液喷射到春子硕大的屁股上。

春子经过连续两次毫无技巧粗暴异常的奸淫,下身早已经疼得麻木了,痛苦的喘着粗气。二郎跟着走过去,抬起春子的双腿将阴茎慢慢的插进春子的身体,“啊…”春子又一次呻吟起来。

二郎不慌不忙的抽动着,一面腾出手大力的揉捏着春子的乳房,春子的乳房弹性很好,每次揉弄后都能立刻弹回原样,二郎享受着春子饱满的肉体带来的巨大快感,嘴里还不停的说着淫亵的话语:“春子小姐的屁股可真丰满,下面的肉可真紧,比昨天中山的逼紧多了。”

终于二郎也达到了高潮,拔出阴茎骑在春子的身上,将阴茎塞在春子的乳沟之中,“这样的豪乳,不乳交一下怎么对得起自己呢?”春子的乳肉十分结实,夹紧的感觉更胜过下体的感觉,很快二郎将将精液射在春子的乳房上,“真爽死我了。”二郎满足的站起来,又把沾满精液的阴茎伸到春子嘴边,“舔干净!”
春子不敢反抗,只好伸出舌头,在二郎的龟头上熟练的吸吮起来,“睾丸、屁眼都要舔到!”

春子只好照办,二郎立刻一阵阵酥麻的感觉,阴茎也又一次的勃起了,不过这次他却选择了走“后门”。

他掰开春子的屁股,将刚才射到春子身上的精液抹到春子的屁眼上,狠狠的插了进去,春子平时从来没有肛交过,因此屁眼异常紧密,使得二郎快感连连,而春子却疼得大声哀号起来,“春子小姐,被干屁眼的是不是更爽?”干了几百下后二郎狂笑着拔出阴茎将一股浓精射在春子的脸上。

老三他们也立刻接了上去,都学着二郎的样子,先奸淫一次,再强迫春子将萎缩的阴茎口交勃起了,然后插进春子的后庭,在他们变态的奸淫下春子一直大声的呻吟着,直到最后一个手下将精液射在她已经几乎沾满精液的脸上她终于昏死过去。

阿一看了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他把弩箭顶在春子的下身,扣动了按钮。“啊——”春子惨叫了一声,弩箭一下子就戳穿了她的内脏,她口中不停的喷着暗红的鲜血,抽搐着双腿,绝望的挣扎了几分钟后终于断了气。


第五节尾声

不出坂本意料,m集团发现了春子赤裸的是尸体后果然开始向n集团大规模的进行报复,他们推举春子的弟弟正夫继承了领袖的位置,“姐姐,我一定要亲手阉了凶手!”看着春子沾满男人精液赤裸的尸体,正夫悲愤的发誓。

在正夫的指挥下n集团许多夜总会、舞厅、ktv都被袭击,但是坂本却命令手下不许还手,而且在春子死后的第二天就向手下宣布:由于阿一、二郎等五人擅自行动杀害了春子小姐,因此决定将他们五人开除出组织,并且重赏手下将他们活捉,送到m集团。

对于坂本的决定,m集团的人尽管有些觉得意外,因为他们绝对不会相信阿一他们杀春子会是个人行为,但是他们也知道,以他们的实力和n集团硬拼是不会占到便宜的,于是在发泄般的砸了n集团的几十个场子之后也只好发表声明认同了坂本的说法,并命令手下和n集团的人一起找阿一他们。

此时的阿一他们却正躲在李先生为他们安排的秘密住所,与外界隔离,甚至连自己被开除都还不知道。

一周后,午夜李先生带着几个手下来到阿一那里,“现在m集团正到处追杀你们,老大让你们今晚就先去台湾避避,那边的分会会接应你们的,而且阿一你已经被任命为台湾分会的领导,二郎你是他的副手。”李先生说完将坂本的手令递给阿一。

“谢谢大哥,我们为组织办事,是应该的。”阿一郑重的说。

海滩

李先生看着阿一等人登上一艘摩托艇,渐渐远离了海岸,从手里拿出一个遥控器,冷笑着按动了按钮,“轰——”一声巨响,海面上升起一片火光,随后就是一如平常的死一般的平静。

【完】